小小苏家
海外购物流延误通知:因全球疫情
本站好物暂停发货,物流恢复时间待定
3月15日后下单的用户,请联系客服退款
感谢理解,祝大家健康平安!
 

致下一个十年:跳舞,不再戴着脚镣跳舞

发布时间:2020-01-03

2020年的阳光温暖得正好

2010年的第一天,我20岁出头,还沉浸在刚跨完年的喜悦中,当时深爱的男朋友忽然提出了分手。

我猝不及防,如坠冰窟,感伤了很长时间。

3个月后,我拿到了美国顶尖教育学院的offer和奖学金,即将踏上一片陌生的土地,但不知道往后的人生何去何从。

2010年8月一个大雨倾盆的深夜,我独自拖着两个巨大的行李箱抵达肯尼迪机场,行李箱里有我出来读书的全部家当,其中一个箱子还被航空公司摔了个大口子,露出临行前我妈一定要我带上的一口铁锅。

这铁锅直到前两年才光荣退伍,还好当年带了它,用它做了很多家乡菜,陪伴我度过不少孤独的日子。

我带着两个巨大的行李箱,在机场出站口,等一辆永远不会到达的车,等了很久才发现被租车公司放了鸽子。

还好当时一位好心的学长帮我提前找好了住处,位于曼哈顿的哈林姆区(Harlem)的一个单间。好不容易找到一辆顺风车,才和三个陌生人一起往曼哈顿驶去。

这座老公寓楼已经有快100年的历史,照片上看起来很破旧,优点是离我的学校近。上世纪80年代,哈林姆区曾是纽约最乱的街区之一,毒贩猖獗,单身女性晚上根本不敢在这里行走,尽管这几年治安已经好了很多。

睡眼惺忪的房东帮我打开门,走进房间我倒吸一口凉气:这里除了一张床和一张小桌子,放下行李箱后,连转身都很困难。

后来才知道,曼哈顿租金贵,学生党能有这样的小房间已经算很不错的了。我累得精疲力尽,躺在床上却毫无睡意,不知道过了多久,才慢慢看到窗外的天边露出了一点鱼肚白,这是我在纽约看到的第一个日出。

学校用我能想象到的,最温暖的方式欢迎了我,细细帮助每一个像我这样的国际学生做好入学安排,我很快适应了当时的学习生活。课程的教授都是专业领域权威的学者,每天都有各种拓展视野的讲座,一不小心就会发现嘉宾是某国元首。

那时的我睡得很少,每天有15、6个小时都泡在学校,一学期修12个学分,同时做着两份和专业相关的实习,还在图书馆打一份工,时常深夜11点以后才回家。

如果把学校比作家庭,藤校就像那种最好最好的父母,它赋予学生的并不是某个特定的目标,而是不管你对自己的人生有什么设想,它都会尽全力扶持你去实现。

10年前的美国,虽然经济危机已过,但国际学生的就业并不景气。当我刚毕业就拿到去一所大学工作的offer的时候,我快乐得想要跳舞,暗暗认为给自己过去两年的努力交出了答卷。

这是一份我梦想中的工作,帮助来自各个国家的孩子接受优质的国际化教育,一半时间都在满世界飞,让人乐此不疲。后来因为感兴趣管理咨询,又顺利的转去了很多人羡慕的咨询行业。

彼时我20多岁,一帆风顺,护照上盖满各个国家的入境章,竟然有种人生自由,事业自由,经济自由的幻觉。

可人生并不是一场考试或一次短跑。

当我在五年前成为母亲,准确说是成为全职妈妈后,自己性格中一块块的短板,才向我笑眯眯的打起招呼来。

大女儿睡眠浅,个性敏感,好奇心极强,是个远近闻名高需求宝宝。

而我喜欢生活井井有条,一切恰到好处按计划完成,才觉得人生游戏打通了关。

可是婴儿哪里会按父母的计划来吃睡和成长。

当女儿爬到我精心养育的绿植面前,一片片把叶子扯下来认真“研究”,还顺便抓一把土塞到嘴里尝尝的时候,我的心情是惊恐多于欣赏。

当我半夜第N次喂奶,困得差点从椅子里摔出来的时候,我发现自己的“完美”世界被轰炸成了一堆碎片。

作为一步一个脚印,无论学业还是事业,都在恰到好处的时间节点达到了目标的我,想方设法要回到原来的生活轨道上,但是一败涂地。

我疲惫不堪,怒不可遏,可是育儿书都说了,对孩子发脾气是政治不正确的,受过精英教育的人怎么可以对孩子暴怒。

我不允许自己有这些情绪,只好转头向内攻击自己,很大程度上造成了当时的产后抑郁。

而我的女儿,我想不到用怎样的词来形容她的生命力。

每次看到她在雨中泥坑里又跳又笑,或者用彩笔给自己画了个大花脸,或者荡起秋千哈哈大笑的时候,我都觉得她在教我:

旁若无人的起舞,才是真正的活着。

女儿,这个和我性格截然不同的孩子,却教会我:

1、开心就笑,不高兴就放声大哭

2、不怕犯错,只要想到就大胆去做

3、一切看起来有趣的体验,都试试再说

4、别人怎么看我,关我屁事

我学着放下所有事情都必须完美、有序的执念,学着在就算我还没想好的时候,也纵身一跃,拥抱不确定性,并且享受这个过程。

我花时间找专业的导师学习了冥想。我知道只有不断回到自己的宇宙中心,抱持住自我,放弃对其他人和事的控制,前方的大海才会一分为二,为我让出路来。

手机里翻出一张自拍生图,无化妆无滤镜,2020年的阳光温暖得正好。

回顾上一个十年,我得到很多成长和收获,而那些不需要带去下个十年的东西,开始一点点土崩瓦解。

这是一种好的瓦解,让我忍不住要在废墟中踢上两脚,让瓦解更加彻底。新的十年,30岁出头,越发觉得人生才刚刚开始(全文完)。

作者介绍:小小苏妈妈

公众号“小小苏”创始人

哥伦比亚大学教育硕士,童书译者

两个孩子的妈妈,现居纽约

浙ICP备08003595号-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