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小苏家
 

我所理解家庭教育的成功,无非是养个活人

发布时间:2019-09-11

因为孩子首先是个人,然后才是父母的孩子。

不到两岁的果子小朋友,这几天喜欢上了玩泥土。小手把家中盆栽里的土抓出来,看看,捏捏,搓搓,心情好的时候甚至会放嘴里尝尝。

她知道我是不喜欢她把地板弄得一团糟的,我轻轻对她说:“把泥放回花盆里去”。

她退后一步,把土往地板上一扔,还给了我一个得意的眼神,噔噔噔的跑掉了。我笑笑摇头,一边感叹22个月小娃的独立意识,一边打扫地上的泥。

回头发现刚才的“肇事者”躲在门框那里,偷偷的看我。发现我没有生气的意思,她又噔噔噔的跑到我身边,凑过来看我打扫。

看着孩子自由的舒展和成长,真是世界上最棒的体验之一。

果子可能是习惯了我这个淡定老母亲,她身上有种莫名的勇敢。不管看到什么新奇事物,一定会动手去拨弄拨弄、研究研究,看到大孩子们在玩,也会凑过去想要参加。

今天果子用彩笔画画,画得满桌子都是,我拿来小喷壶,教她在桌上喷水,再用纸巾把彩色笔迹擦干净。

我对果子学会了自己打扫卫生赞不绝口。

擦过桌子的湿纸展开,就是一副晕染抽象画。把这张“作品”挂在冰箱上,家里来了客人,果子会骄傲的去展示。

孩子的生命力,是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。

这点心得也是直到养了第二个孩子,我才慢慢开始体会到的。

回顾大宝苏宝的成长历程,在早期我其实是给过她不少限制的。比如同样是一岁时去抓盆栽里的泥巴,苏宝的手还没伸过去,我已经急着要制止她。

有次玩手指画时,她给自己涂了个大花脸,然后津津有味吃起颜料来。刚当妈哪儿见过这么混乱的场面,我大惊失色的喊她住手,换她一脸茫然看着我。

还好趁苏宝还很小的时候,读到一些儿童心理发展的书,了解到自由探索对孩子成长的重要性,也及时调整了对苏宝的养育方式,她才慢慢的放开了。

苏宝的天性本来就谨慎,直到现在出去参加派对,孩子们一窝蜂冲上去拿道具,她还会顾虑的多看几眼才行动。那些年我给她的各种行为规范,想想真特马多余啊。

人类最高级的存在形式之一,就是拥有自由的灵魂。

关于这点美国人想得很明白。

两百多年前,他们是死再多人也要从殖民者手里独立的,然后他们才能安心建立理想的社会制度。这之后的繁荣富强也并非巧合。

在美国这些年,如果一句话总结就是:

这是个满大街溜达着活人的地方。而我所理解家庭教育的成功,无非就是养个活人。

记得在纽约中央公园看到过一个七八十岁的老人,用木棍、绳子和一大桶泡泡水,舞动出巨大的彩色泡泡,在阳光里绚烂夺目。

不管是上东区拎着爱马仕的贵妇,还是无家可归的流浪汉,都会忍不住停下来多看两眼。

他面前的地上放着顶帽子,不时有人会往里面投一些钱。老人是不是靠这个吃饭我不清楚,不过他每制造出一个泡泡时,脸上孩子般愉快的表情,是无比真实的。

当然美国社会这些年也有各种毛病,我都吐槽不过来,在这里并没有美化西方的意思。

但不管是街头表演说唱的黑人青年,还是用粉笔在地上画出3D世界的艺术家,都全情投入到自己的创作中,让人相信他们的生活是自己选择的。

这几天读到新闻里的北大杀母案,嫌疑人吴谢宇的作案动机还不明确,尽管已经有线索表明,这是个控制型母亲和孩子之间的悲剧。

吴谢宇长大后,还要按母亲规定的姿势、食谱吃饭,每天一定要和母亲电话通话。

按照吴谢宇舅舅的原话说:小宇从小非常非常非常完美、听话,学习成绩又好,还尊敬长辈,孝顺家人。他小时候很少和孩子们玩“无聊”的游戏,放学总是匆匆忙忙回家完成作业。家里来了客人,也是礼貌的打声招呼,又马上坐下来练字。这是多么不符合孩子的天性啊。

就好像封建社会穿着长褂子,摇头晃脑背诵四书五经的小孩,其实是一具幼童的躯壳,里面住着个半死不活的迂腐老头。想想都毛骨悚然。

反之,回顾这些年身边非常成功的人,都有点不谙世事的天真。他们似乎看不透人间的礼数和规则,一心要创造点与众不同的东西出来。

因为某种原因,他们在成长的过程中,一直没有失去这份孩子气,孩子气变成了生命力,给人生带来一次次常人难以想象的的精彩。

作为父母,我们用不着刻意去“培养”孩子,如果能保护住他们从小自带的生命力,直到他们成年,就是尽职尽责了。

孩子首先是个人,然后才是父母的孩子。愿我们的孩子,都能理直气壮、天真而勇敢的活着(全文完)。

作者介绍:小小苏妈妈,公众号“小小苏”创始人

哥伦比亚大学教育硕士,童书译者

两个孩子的全职妈妈,现居纽约

浙ICP备08003595号-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