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小苏家
海外购国际物流时间约15个工作日
请勿下单急件
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
 

在纽约疫情风暴中,我的工作、生活和育儿

发布时间:2020-04-08

愿此生钟爱的所有事情,在不远的将来还能触手可及。

今天刷了下纽约时报的数据,全美新冠病人已经有三十多万例,而纽约州是确诊最多的重灾区,确诊人数十多万,占到了全美的1/3以上,这里面还不包括很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,没有确诊的。

△ 图片来源:nytimes.com

我们住在纽约郊区,离曼哈顿大约40分钟车程。

还记得二月份看着国内的确诊人数不断攀升,其实每天都很害怕。

不仅是担忧自己在国内的家人朋友被感染,也心疼医务人员缺少防护装备。当时我从美国自费购买了一千多个口罩想要捐给疫区,却因为中美停航等原因,没能送到国内,当时还很自责。

现在,自己朝夕生活的地方被这么一个巨大的红点包围着。恐慌吗?

有的。

三月中旬学校就开始停课了,很多公司也开始建议员工在家办公了。其实那时美国疫情已经抬头,即使不停课,我们也不会再送孩子去学校。

停课当晚,我和苏爸坐下来聊到凌晨,决定疫情这种超出我们控制的事情,既来之,则安之。

每次家里要做重要决定的时候,我和苏爸都习惯深夜长谈,把该计划的都计划好。还好有了这次讨论,接下来疫情大面积爆发的这几周,家庭生活总体还算有条理。

生活:全家健康不生病、

能买到菜,就很满足

我一直很喜欢逛超市,喜欢采购新鲜食材带来的那种满足感。所以以前,几乎是每天都会去一趟超市。

带着娃,慢慢在超市里推着车,和认识不认识的人打打招呼,一边打发时间、一边买菜、一边教娃们认识瓜果蔬菜的生活,很惬意。

这场疫情让我重新思考那些,曾经以为是生活中理所当然拥有的事情和体验

我们在停课前的那个周末去了一趟超市。

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都在拿着手上的清单,认真购买着罐头食品,我当时整个人都是懵的,也不知道该买些什么,随机往购物车里塞了一些柴米油盐,结账的时候,看到每个大妈手上都抱着卫生纸,又折回去拿了一箱卫生纸。尽管那时候超市里还看不到一个人戴口罩。

回来以后,我们就再也没有去过超市,我也第一次弄懂了怎么使用从没用过的生鲜服务。只是目前疫情之下,送货窗口根本供不应求,半夜刷到一个似乎是随机出现的窗口,那就是让全家欢呼雀跃的事了。

有一天,接到邻居独居老人的电话,问我知不知道哪儿可以买到牛奶?

老奶奶90岁,女儿们在外州。我当时意识到,在生存本能驱使下忙着抢菜的我,没有意识到身边其实还有这样的群体,她们不会上网,每天按时去买菜,都不知道超市的货架怎么空了。

一阵心酸,把家里为数不多的囤货,拿去放在她家门口。

这件事提醒我,灾难来临的时候没人能独善其身。还好第二天家附近的几个超市就开通了老年人专属的购物时间,我赶紧打电话让她知道,心里才好受一些。

工作:在全新的安排中,寻找平衡

以前,总觉得我们两个人边工作边带两个娃,还算应付得过来,但疫情一来,孩子整天都和我们在一起,一日三餐全部要动手做,打扫卫生的阿姨、外出就餐、外卖等资源都没有了。

缺少了平时的各种支持,才意识到it takes a village to raise a child(需要一整个村子,来养一个孩子)在现代语境中的含义。

我和苏爸决定轮流带娃:每人带娃半天,工作半天。如果有更多工作,晚上再继续完成。

还好,过去的几年我的工作除了陪娃就是写公号,已经基本适应了在家工作,而苏爸时间安排也可以灵活,禁足期倒是并没有给我们的工作造成太大冲击。

育儿:重新学习和孩子相处

当孩子们平时的上学、早教课、图书馆活动都取消以后,我和她们又回到了朝夕相处的状态,有点像她们还是新生儿的时候。

这个阶段,5岁的苏宝作为高需求宝宝,仍然需要很多关注,小果子正处于“可怕的两岁”爆发期,香蕉断了都会分分钟哭成泪人,要你给她接上。

刚停课那几天,家里其实有点鸡飞狗跳。

因为白天放电不足,孩子们越起越晚,加上不需要按时去学校了,早饭要吃上一个小时,等收拾完餐具和厨房,已经快中午了。

而这时候,两个孩子还穿着睡衣满屋子蹦跶,并且,果子已经把柜子里所有的玩具和书都全部拽到了地板上,简直是灾难现场(此处不放照片了,总之处女座的老母亲看了一眼,差点没心脏骤停)。

痛定思痛,我重新为两个孩子制定了日程时间表,让作息和平时上学保持一致,坚持让孩子们每天按时起床,按时吃早饭和洗漱,按时梳好小辫、穿好衣服,精精神神的开始新的一天。

在过去三周的磨合中,我为了保持内心宁静不发火,做了很多功课。

我在陪两个孩子的同时,整理了书房,也重新设计了家里的阅读角,让她们有更多触手可及的资源。同时也放宽了iPad屏幕时间(以前每天顶多20分钟,现在可以上午和下午各20分钟)。所幸住在郊区人口不那么密集,户外活动的时间可以保证。

我试着更加关注孩子的内心:

她们虽然还小,但忽然就见不到平时的老师、好朋友,除了家门口,也没有任何地方可去,见到邻居还要隔好几米远的打招呼,其实对她们的小世界也是一种冲击。

正因为此,我尽量不去严格的要求她们。比如她们把花园的土挖得乱七八糟,在雨后泥坑里狂跳,直到跳成两个泥人,这些是平时我一看到就要制止的事情。

但现在我只是深呼吸,静静的看着不说话。

在这个特殊阶段,只有放开心态,才不会每天和娃斗争到两败俱伤。

当看到果子撑伞去门口走走,就乐得笑出双下巴;苏宝挖到一只蚯蚓,就高兴到模糊的时候,我想:安心的闭关,安心的工作,安心的陪娃吧。说不定过段时间俩小妞又要去上学了,现在我多洗几条泥裤子,也还值得(完)。

作者介绍:小小苏妈妈

公众号“小小苏”创始人

哥伦比亚大学教育硕士,童书译者

两个孩子的妈妈,现居纽约

浙ICP备08003595号-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