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小苏家
 

怎样去爱一个倔强的高需求宝宝

发布时间:2019-05-07

孩子”不乖“的时候,是最需要爱的时候。

苏宝从出生开始就是全宇宙闻名的高需求,这点老粉都知道,果子其实也不算低需求宝宝,但和大姐比起来已经相当天使了。

苏宝现在三岁半了,这三年半,我也一路磕磕碰碰的走过。

我经常想,高需求宝宝的妈妈的日子是怎样的,一句话总结,应该就是自我怀疑和喜出望外不断交替的精分人生。

记得苏宝三个月的时候,我经历了不分白天黑夜两小时喂一顿母乳的精疲力尽,她忽然能从晚上7点睡到第二天早上7点了,我以为this is it! 欣喜若狂的规划起了自己的产后人生,首先呢,我要争取跑一个半马,然后和闺蜜去旅行一趟,最后再顺便写两本书。

结果,我想多了,苏宝从0岁到2岁,总共睡过的整夜一只手就能数过来,包括三个月的那几天。

毫无头绪的前几个月,每天晚上的哄睡就是最考验我这个当妈耐心的时刻了,奶完拍完,抱完哄完,她终于睡着了,呼吸平静了。我和苏爸百感交集的站在摇篮旁边看着娃天使一样的侧脸,恨不得击掌相庆。

我对天发誓我只是动了一下想看集美剧的念头而已,我们的双脚都还没有向门口挪动一步,甚至还没有想好要看哪部美剧,娃嗷的哭醒了,前功尽弃,老泪纵横,然后又是新一轮的抱和哄……

直到今天我还有后遗症。

早醒的清晨,我蹑手蹑脚从苏宝房间路过,来到楼梯口她房间还没动静,有种顺利通关的亢奋感,内心戏是“噢耶!今天我可以做会瑜伽了,然后还要看两章书,还要学外语,还要完成任务清单上的xxxx,忽然苏宝房间里悠悠传来一句:妈妈,你去哪?

我有种做贼被抓了现行的羞耻感,只能硬着头皮陪着笑脸走进她房间说:宝贝儿,这才五点半,你再睡会啊,妈妈去给你做早……

苏宝一激灵从床上爬起来:不嘛不嘛,和我玩。

我灵机一动说,那我给你听会音乐啊,我去收拾一下就来。

苏宝:那你陪着我听吧。

我的内心一万匹野马呼啸而过!

认命认命,专家都说了,小时候难伺候,说不定以后会与众不同呢。

还没看出这孩子长大能不能成为美国总统(说句实话,有时我觉得专家其实只是想安慰我们这种父母的),可怕的两岁来了,毁灭地球也就是一念之间的事。

这个阶段她已经不再像一岁时那样无时不刻的粘着我了,但要是她的积木塌了,牛奶洒了,39度的天我不让她穿毛裤了,都能分分钟给你哭成泪人。

当她因为自己的小饼干裂了而大哭大闹满地打滚,好像受到了永久性心理创伤的时候,我也会陷入深深的自我怀疑,是我怀孕时吃多了辣椒,导致她脾气火爆吗?是她婴儿时期我做错了什么,导致她缺乏安全感吗?为什么她的情绪会像脱缰的野马?

后来系统读了很多孩子早期发展的书,才知道孩子”不乖“的时候,是最需要爱的时候。

因为掌控情绪的大脑额前叶发育不成熟,这个年龄的孩子一旦崩溃,很难让自己平静下来。就像成年人可以轻松跳远一米,而两岁的孩子再怎么用力都跳不了那么远。

两三岁的孩子发脾气时,他们心里也很害怕,很需要大人的陪伴。他们也不喜欢情绪失控的感觉。

孩子人生头几年,大脑还处于“野生”状态,他们就像在茫茫大海中航行的巨帆,有无限的潜力,但需要有人来帮忙掌舵。

还好,人类的大脑可塑性特别强,如果大人在高需求宝宝发脾气的时候陪着他,理解他的感受,并且把平静的过程示范给他看,孩子不断练习,大脑就会不断成熟,慢慢把情绪控制变成自己的技能。

这篇文章,是写给那些家有高需求宝宝的父母的,因为经历着,经历过,所以懂得其中艰辛。你不是在孤军奋战,好多人都一样呢。

曾经我因为T2娃每天要大哭10次以上,自己连续两年都没有睡个整觉而崩溃绝望,生无可恋过,一遍遍的拷问灵魂:她怎么会那么需要我!养娃的头三年怎么会如此漫长!但不过是一眨眼,她已经会对我说:妈妈,我正在拼图,我一会再找你玩。

当我们终于熬过了T2,也基本理顺了H3,一起过完一个相对平静而愉快的暑假,幼儿园即将开学的此刻,我忽然有点想念当初那个白天无时不刻抱我大腿,半夜哭醒时,只有妈妈才能安慰的高需求宝宝。

孩子人生的头三年是多么无助,而在这三年里能担当他们生命里最重要的人,又是多么的荣幸,怎么爱他们都不过分。最最重要的是,三年一眨眼就消失了,曾经那个不哄就不睡,大哭大闹时渴望被拥抱的孩子,也会一瞬间长大。

最后想说,感谢孩子给我们无条件的信任,第一次当妈妈,余生还请多指教(全文完)。

参考资料:

Siegel, D. J., & Bryson, T. P. (2018). The yes brain: Help your child be more resilient, independent and creative. London: Simon & Schuster.

作者介绍:小小苏妈妈,公众号“小小苏”创始人

哥伦比亚大学教育硕士,童书译者

两个孩子的全职妈妈,现居纽约

浙ICP备08003595号-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