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小苏
 

还没看清她长啥样,二宝就已经一岁了

发布时间:2018-08-10

我想象数年后有一天,当我垂垂老矣,苏宝果子早已长大,当夕阳再照到同一个房间墙上的同一个位置时,我会多么希望时光倒流,回到果子一岁生日这天,这个炎热的傍晚。

老大照书养,老二照猪养。这话一点不假。

怀苏宝时,孕期是件特别美好的事情,我们反复斟酌才从几十个备选项中挑出了她的名字,小衣服小帽子准备好、婴儿房里贴上我选了又选的墙贴。

而怀果子的孕期鸡飞狗跳,至于生果子,更像是我去医院办点事,顺便抱了个娃回来。

果子来的时候,是纽约酷暑难耐的七月+苏宝“可怕的两岁”全面爆发期+比预产期早了3个星期。当时手忙脚乱到,连果子的名字,都是出院前几个小时,护士来催我们填出生纸的表格,才想出来的。

好多朋友问我果子为什么叫果子。

是因为她就像一枚开心果,自带快乐属性和满满的正能量。

果子出生时只有37周,美国这边算足月,各方面指标都健康,不需要进NICU,可她是那么小,还不到六斤,眼睛也是好几天都没怎么睁开过。但我刚把她放到胸口,她就把头轻轻往我胸口一靠,依偎着我睡去。那一刻我就永远爱上这个巨蟹座的小不点了。

那段时间姐姐T2魔附身,我每天除了给刚出生的果子喂奶,就是哄姐姐、安慰姐姐。然而果子在姐姐高低起伏的哭闹背景音中,若无其事的吃吃睡睡,从体重曲线不到6%的一小只,吃出了胖藕般的两条腿。

当年只有苏宝一个孩子的时候,我花了大量时间陪苏宝一对一的阅读、游戏,手机里有几千张苏宝的照片。而我对果子的感知,更多来自晚上和她一起入睡的时候,闻着她身上小婴儿的气息,摸摸她毛茸茸的小脑袋,还有听她睡着后的一呼一吸。

也是她半夜哭醒,看到妈妈在旁边又放心的往我身上靠靠,再沉沉睡着的样子。

我能给予果子的专属时间不多,她似乎毫不介意,不管姐姐做什么,果子都默默参与;姐姐当年没有正眼瞧过的玩具,她拿过来津津有味的研究;不经意发现我在看她时,还会给我一个灿烂的微笑。

果子让我的焦虑更少,谦卑更多,育儿观更平和。

作为处女座妈妈一枚,养苏宝这三年,我常常是谨小慎微的。到有了果子,或许是精力有限,或许是被果子的性格感染,或许是终于习惯了身边美国妈的大条,现在我放松了很多,不再纠结偶尔错过的小睡,和育儿指南中的条条框框。

有时候我觉得二宝从天而降,就是为了把当年养大宝挖下的坑一个个填上。

不怕有后妈的嫌疑,我觉得自己都没怎么好好看清果子长什么样,她就已经会坐,会爬,会自己在书架上找书看了。

我还没回过神,她就已经会拿着姐姐的梳子,假装梳理自己没几根头发的毛毛头,还会自己照着镜子,逗自己笑到打嗝了。

今天是果子的生日,我们简单庆祝了一下,姐姐帮着吹灭了生日蛋糕上的蜡烛,也不知道果子许愿了没有。

晚间爸爸给果子洗好澡,我陪她坐在床上玩,夕阳透过窗户照到墙上,果子不停的伸手去摸墙上那块夕阳,嘴里咿咿呀呀。我摸到手机想记录这个瞬间,但房间里已经很暗了,镜头中只看得见墙上那块光斑。

忽然意识到,我们和孩子在一起的很多瞬间,是只能感知、难以记录的。

我想象数年后有一天,当我垂垂老矣,苏宝果子早已长大,当夕阳再照到同一个房间墙上的同一个位置时,我会多么希望时光倒流,回到果子一岁生日这天,这个炎热的傍晚。

想到这些,尤觉当下的珍贵和唯一,眨眼就消逝永不再来。忍不住再亲了亲熟睡的果子。这么快就已经一年了,每天都要像活在,倒流的时光里(全文完)。

小小苏,热爱绘本的萌娃一只

苏妈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,双语教育硕士

分享优秀绘本、双语启蒙理念和靠谱育儿知识

喜欢这篇文章?

浙ICP备08003595号-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