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小苏
 

周末闲聊 | 人生若像航海,童年就是远处的海岸

发布时间:2018-08-14

人生若像航海,童年就是远处的海岸。愿你出走半生,归来仍是少年

纽约这个城市和我的老家几乎没有一点相似之处,但是这两年搬到郊区以后,一到仲夏就能听见高低起伏的虫鸣,到立秋这几天更是震耳欲聋,和小时候听见的一模一样。

于是每到高温天,晚上哄睡两个娃后,都会躺在书房地板上,翻翻没用的书,听听熟悉的虫鸣。

一闭上眼睛就能回到外婆家那个堂屋,老人坐在大藤椅里摇着蒲扇,大人们边嗑瓜子边谈笑,老式电视里放着86版的西游记,孩子们坐在凉席上啃着西瓜。

夏天的傍晚从外婆家回来,和父母走在熙熙攘攘的街头,随处可见西瓜摊上堆满了又大又圆的西瓜,由板车拉着进城来,两毛钱一斤,又沙又甜,顾客可以随意品尝。那时候还没有城管。

美国这边超市里也有味道差不多的西瓜,有序的摆在冷柜里,贴着五美金一块的标签。

外公曾是国营企业的老厂长,这个厂生产各种各样的砖瓦,整齐的堆放在宽敞的车间里。外公外婆家也在厂房附近,离家不远还有晒谷场和一条湍急的河。

每个暑假我都在外婆家,和大我三岁的表姐疯玩。

我们会在晒谷场上学骑自行车和打羽毛球,或者在厂房里穿梭,指着一堆堆形态各异的砖瓦,把它们想象成蛋糕、冰淇淋和饼干,然后穿过厂房去河边沙滩上“寻宝”,或者在河边草丛里藏猫猫和捉蚂蚱。

有一次真的在沙滩里挖到半块雕花的古瓦,也没有研究出年代有多久远,最终以大人来叫我们回家吃饭告终。

还记得外婆家附近的桑葚树下落满了桑葚,我们捡起来吃得满嘴都是紫黑的汁液。表姐还会摘胭脂花来给我涂指甲。那时作为独生子女也并不觉得孤独。

如果忽然听到邻居家电视里传来“千年等一回~等一回啊~”,就飞奔回家,用脖子上挂着的钥匙打开门,吃着冰棍,吹着电扇,看已经看过一百遍的新白娘子传奇。

看完电视,我和表姐会一边转地球仪,一边用手指戳地球仪,戳到哪儿,哪儿就是将来我们会去的国家。我们经常会戳到芝麻大的太平洋小岛,或者没听过名字的非洲国家,然后两个人捧腹大笑。

不过我们对未来的规划也仅仅止于此了。玩累了地球仪,我们会打开游戏机,打两集超级玛丽或者魂斗罗。

那时候以为暑假、冰棍、小霸王游戏机都是永恒的,并不知道新白娘子传奇真的会全剧终,老房子会被拆掉,外公外婆最终会离开我们。

儿童最宝贵的纯真,就是信任彼此,活在当下,对未知和未来没有太多焦虑。

这种纯真能一直保留下来,就是命运最大的仁慈了。

因此我觉得对一个中年人最好的评价,就是孩子气。那是种不怕犯错,也不怕走夜路的无畏和大胆。

下个月我要满三十岁了,在三字头到来前的最后一个月里,我不断和童年连接,用童年赋予的光和热,照亮中年之路的开端。

三十岁后,要继续像孩子一样无忧无虑的活着。

人生若像航海,童年就是远处的海岸。愿你出走半生,归来仍是少年(全文完)。

小小苏,热爱绘本的萌娃一只

苏妈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,双语教育硕士

分享优秀绘本、双语启蒙理念和靠谱育儿知识

喜欢这篇文章?

浙ICP备08003595号-5